酒入风

啥都能泥星人
是个bt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他终于还是哭了。
(还是这种不仔细看根本注意不到的哭法

我倒真希望他是个玩弄感情的渣女
可惜他不是/叹气




(宾敬真的太真了
徐宾在那种情况下还问他你来干什么,仔细他们又冤枉你,还要关心他别受了委屈
他说怎么怎么利用别人,可他想让张小敬活着
徐宾真的很善良,他真的很善良,或许从前他还没有那么善良,但是遇到张小敬之后他就希望像张小敬这样的好人活得更好
张小敬是他与众不同的太阳,可他也是张小敬的救赎
如果他真的做了宰相,长安会好成什么样子?张小敬会幸福成什么样子?他想做将军的话,徐宾就会让他做将军;他还想做不良人的话,他就能继续留在长安。徐门张氏会是宰相夫人。(划掉这句话)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也不好说是谁的错吧就……谁都没错,但是大家都很惨
还是迟子建老师在《〈群山之巅〉后记》 ​​​里的那句话,“那些卑微的人物,怀揣着各自不同的伤残的心,却要努力活出人的样子。”

我终于看完辽,还有什么说的呢
没什么了

夏が終わった ​​​
夏天结束了。

p1—p3不就是内什么吗
tu.fei头子抢了yao姐儿做ya寨夫人,小*子装作抵死不从的样子结果被抱进屋扔chuang上
好一个欲拒还迎的小渣女!(不是!)


p4小张的眼角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鸭…唉……/难过(说起来其实每次看到他被骂都挺……难道他不痛苦不矛盾吗,又不是真的没有心

p5p6是美女哭哭(雷老师演技真的👍👍👍👍(瞳儿看得准,小张私下里一定是个小哭包,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还有那么多人都在看着他,他都没时间哭了(被别人当作希望一定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吧。

我要是有资格被静静这么看上一眼,把心剖出来捧给她还要怕她嫌我的心缺斤少两不愿意丢在地上踩两脚。

她这么无辜地望过来,怎么可能是在骗我?

“他俩除了兄弟情,还有没有别的感情,这个剧中没演。”

哪位老师写的文案快出来给我亲亲/呲牙笑(不是

【萧规/张小敬丨乐队AU】一个夏天的晚上

前段时间想搞有🍉AU,现在想搞乐夏AU
嗐,我不过是一个肤浅的跟风女子
不懂音乐
瞎写
请专业搞摇滚的朋友们原谅一下呜呜呜/鞠躬了
OOC,bug

对87我刚忘了说!!是 @小陌 老师给我的灵感让我搞小张的头发/呲牙笑

那么评论见咯
(阅读方法是……搞到停车场地址并复制评论里的门牌号

请老师们品品原著这一段儿。
这段儿竟然没拍出来我心都碎了

天子:你不许伤她!
萧规:先把我兄弟放了!

张小敬在萧规心里和杨太真在唐玄宗心里是一样的地位啊!!

萧规还曾经对鱼肠说过不许碰张小敬,跟天子对萧规说的那句话也如出一辙

还有还眼睛的梗也没有拍
原著里张小敬身上唯一(?)一道明确拥有姓名的伤疤是为萧规留下的
马老师有写“萧规把那片沾满血的薄纱在手里一缠,然后套在头上,挡住了眼前的血腥。包扎妥当后,他对张小敬笑了笑:‘大头,这回咱俩一样了。’张小敬背靠铜鹤,浑身无力,只得勉强点了一下头。”
那种疯狂与挚爱真的……👍看这一段的时候我几乎产生一种错觉就是萧规*张小敬的时候会一边玩儿张小敬的眼窝一边说“大头,这是你为我留下的”
结果没了
没了!
啊!
我痛哭
我看抱着跳墙和死怀里也难能有了
债见/委屈

总之我想说的是第二十章(几乎)整整一章全程把规敬和李杨的爱情对照着写真的👍👍马先生不愧腐女之友/抱拳了

全长安

一半的人想让张小敬有希望地活着,另一半想看他绝望

(葛老就不一样了,他在两者之间反复横跳


omega就是omega
就算能打十个alpha也是omega

您瞧这位正露着腺体等我咬呢。

【徐宾/张小敬】友德

关爱老实人,人人有责
相敬如宾梗
张小敬主动
OOCx180
————————————————————————————
【徐宾/张小敬】友德

徐宾在朱雀大街上迷了路。

他的身畔是乳白色的浓雾,辨认不出方向。徐宾抬起右手抓了一把,雾气又湿又凉。他应该在哪里呢?是预备去户部办公,还是散了班准备回家,或者想要去酒肆喝上一两杯赊出来的酒?又或许他在等一个人。一些房屋从浓雾中生出来,像烛火驱散旧屋之内的潮气,徐宾所走到的地方,白雾退避三舍,逐渐被驱逐了。天光亮起来,徐宾意识到,这是酉时,一个傍晚。那么他一定是在等一个人了。是在等谁呢?他想要走去前面瞧瞧,或许双脚会把他带到一个地方。




“徐主事!还不家去?”

双脚没有提供线索,然而双耳留住了他。他转过身,看见一个不认识的同僚。他觉着眼熟。他一定曾见过这家伙,此刻却记不起他的名字了——事实上,此公的面目似乎也模糊不清。怀着歉意,徐宾看到这位先生满脸笑意地向他走来:“去接夫人一同回府吗?”

“……是。”原来他不是在等人,是预备接自己的夫人回家。

对方笑着点起头来,摆出一副了然的神色,随即又道:“徐公缘何愁眉不展?是在担心那个案子吗?”

是了,他确乎记得有一个案子。一个什么案子来着?当街斗殴?拐卖良人?阿罗约被人偷了骆驼奶?某位重要人物的府上走失一批金器?或者是,徐宾心中陡然冒出一个无端而悲凉的念头,一名不良人击杀了他的长官。

“是什么案子?”

“别逗了!”这眼熟的陌生人似乎感到难以置信。“这事儿,”他四处看看,才凑近徐宾道,“尊夫人不比我们清楚?”

徐宾愣住了。“我妻王氏闲暇之时与人帮厨,安守本分,如何得知?”

对方却比他还要吃惊,像是一下子触发了什么机关,一张脸上扭曲着,瞬间变换了无数个表情,最终才挑出一个抽搐着嘴角的强笑,又敬佩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不得,了不得……徐主事家中有那位阎王在,还敢打野食?”

这话粗俗无礼,对方显然竟是震惊到口不择言。徐宾心中一动,还待再问,却被推转了身子,耳边有人道:“张阎王不是来了?徐主事自去询问罢。”

徐宾被推得一个踉跄,一抬头,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走到造纸工坊来了,面前站着一人,拎了酒囊,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望着他。

整个长安城里只有一位阎王,阎王姓张,这没有什么不妥。







如果我运气好的话评论里会有、东西/呲牙笑

雷佳音怎么会这么好。
到底是怎样真诚的人才会祝人家勇往直前啊
祝她事业有成,祝她不惧一切困难,祝她是个理想主义者(´;︵;`)


雷佳音也要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