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侯赵(赵德汉的赵!)|相声】夸住宅

听的相声不多,可能会有不符合规矩的地方,还请专业人士多多包涵
恶搞
bl cp官配向(沙李高祁海猴子),东李有,沙侯有,bg有
ooc严重请慎入!(⁄ ⁄•⁄ω⁄•⁄ ⁄)
————————————————————————————
【侯赵(赵德汉的赵!)|相声】夸住宅

舞台上横幅:汉东省全体人员庆杀青文艺汇演
(虽然领完盒饭已经很久了)

主持人:感谢山水集团带来的精彩英文诗朗诵,下面请欣赏相声《夸住宅》,表演者侯亮平、赵德汉。

侯:相声演员侯亮平

赵:相声演员赵德汉

合:上台鞠躬!

(掌声)

侯:大伙儿都知道,咱们不是专业的相声演员。

赵:哎,没错儿,我们大家都是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

侯:但要说官员和官员呐,也各不相同。

赵:嗯。

侯:比如我身边的这位吧,赵德汉,赵大处长。人家为了这次汇演,是辛辛苦苦地从北京监狱里赶过来的。

赵:嗐,侯处长,不,侯局长,您就别打趣我啦。

侯:我哪儿敢呢赵处长。(冲观众)您列位可能对这位赵德汉处长不大熟悉,毕竟他领盒饭领得早,咱大部分都只听说过,没见过。

赵:是是。

侯:人家这杀青的速度也就陈海儿能相媲美了。

赵:都是苦命人。

侯:嗐,赵处长是因为忙,倒是陈海儿这小子,我早劝过他,导演的话没有一句能信的,愣是不听。你看看,果然只剩床……船戏了吧。

赵:哪儿啊,他不还有你嘛。

(观众:吁——)

侯:……


侯:开玩笑!人家陈海是陆亦可的。

赵:可陆亦可是赵东来的啊。

侯:赵东来是李达康的!

赵:李达康是沙瑞金的。

侯:沙瑞金是……我、我的???

(观众笑     

李:屁!   

沙顺毛.gif     

观众:吁——)

侯:(笑)两位书记,这狗粮我们是拒绝的。(冲赵)哎话说回来,赵处长对我们汉东省的情况了解得倒是蛮详细的嘛。

赵:嘿嘿,不敢说详细(侯:嗯?)但也做过些功课(侯:嗯)。

侯:看样子我也得给咱们的同志做一做你的功课了。(小声)哼,揭穿你这小官巨贪的真面目。

赵:那您帮忙介绍介绍。(小声)反正啊,都不认识我,对我不利的我就抵死不认。

侯:那咱就开始吧?

赵:来啊。

侯:你的事儿可瞒不了我。您上辈不是做官的。

赵:哎。

侯:你们家世代是农民。

赵:没错儿,我是农民的儿子。

(李:嘁)

侯:嚯哟,农民怎么有了你这么个“好儿子”。

赵:嘿嘿嘿,您客气。

侯:怎么着我夸你呐?
侯:不过我还真得夸夸你们家。你们老家乡下那风景好啊,平时出了门儿能看得清路。

赵:没有雾霾嘛。

侯:嗯。那真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有彩凤双鸣,麒麟独卧,寿鹿仙狐,灵禽玄鹤。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青。附近那山就更好看了,丹崖怪石,削壁奇峰,仙桃长结果,修竹每留云。一条涧壑藤萝密,四面原堤草色新。正是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①

赵:这是我们乡下老家?

侯:这是齐天大圣的花果山。

赵:吓,你那猴山。

(观众笑)

赵:哎你别说自己啊,说说我。我问心无愧,我不怕你说。

侯:是啊?
侯:呐,我当然要说你啦。我刚是说,花果山的风水都不如你们老家的好。要么就能走出你赵大处长了么。那是几千年才出一个啊。②

赵:嘿嘿,今儿您总夸我。

侯:诶,自个儿当了国家部委的处长,贪污了几亿,每个月才给老娘三百块钱生活费。就你这不肖子孙的形象,哎呀,提灯难寻啊赵处长。

赵:几千年就出这么个东西啊。②哎不是,小侯处长,我是好人呐,我们家可清贫。

侯:哟,恼啦?是了,你提醒了我,我尤其要说说你在城里的家。

赵:(紧张)

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尤其是有文化底蕴,墙上挂着许多名人字画,唐伯虎的美人儿,米元章的山水儿,刘石庵的扇面儿、铁宝的对子、郑板桥的竹子,松中堂的一笔“虎”字。③出了门去,是一个大院儿,有几人正在锄地种花……

赵:是几人?

侯:不识数啊?两个。

赵:两个……这是我家?

侯:嗨呀,回避回避,这是我高育良老师的家。

(高:……

祁:(⁄ ⁄•⁄ω⁄•⁄ ⁄))

赵:又来啦,您倒是说我家啊。

侯:是呀,你家比他家也不差多少嘛。你听好了,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书桌上文房四宝,一应俱全,左边两部电话,右边一叠文件,中间是双层玻璃带盖商务把手水杯。书架上有毛选邓选共产党宣言,两面国旗,两侧党旗,后方墙壁上挂白纸黑字的横批,上书五个大字……

赵:为人民服务!

侯:宁静致远。

赵:宁……不是咱俩谁不识数啊?!

侯:我又没有自学会计。

赵:这……那我听你的描述这也不是我家啊。

侯:这是李达康书记的办公室。你看看人家这个窗明几净的地方,学习学习,啊。

赵:乖乖,他这是有洁癖吧?

(李:换台换台!这相声没法听了!

沙悄悄顺毛.gif)

赵:但是小侯处长,你这说来说去还是在你们汉东啊。

侯:汉东怎么了?汉东风物好啊。汉东省钟灵毓秀啊,汉东出来的人那一个个的……是吧?

赵:是,是好。

侯:好不就完了嘛。

赵:好是好。可我家啊,不在这儿。

侯:老赵,你说什么?

赵:我家不在这儿!

侯:哦!那是在?

赵:在北京啊。

侯:哦——我看你北京的家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不就一老旧小区吗,啊,水龙头往下滴水您都用盆接,家具也都掉了漆了,估计没什么可说的吧?

赵:嗐,您别说那套。

侯:哦你还有一套房子。

赵:是啊。

侯:在哪儿来着……帝……帝帝……

赵:帝京苑!(小声)嗨呀我这张嘴,我说它干嘛。

侯:你看,还是自己说出来了吧。

赵:废话,你老是“弟”、“弟”的,我再不说你还要占我多大便宜。

侯:(笑)帝京苑,哎,咱们就聊聊他帝京苑的这套房子。那真是——

合: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侯:哟,你也会了。

赵:这一会儿您都说三遍了。

侯:(冷笑)我保证这是最后一遍。

赵:……

侯:这是个二层的花园别墅小洋房,门口草坪,室内游泳池,往屋里一看,真是画露天机,别有洞天。

赵:您给说说。

侯:环堵萧然,家徒四壁,寒凉扑面,扬尘四起,十分空旷萧索的样子。

赵:没有人住。

侯:冰箱里不放食材,堆满了一摞一摞的钱,二楼卧室,钱砌的墙,钱打的床,钱缝的被褥,钱作的裳。

赵:嗐,这玩意儿怎么用啊。

侯:不用,就闻这味儿,通体舒畅,专治头疼脑热,流涕鼻塞。赵处长深有体会吧。

赵:……不是……这这不是我的钱。

侯:不是?啊这花花绿绿的,多好看呐。抽出来一瞧,都是一千一张的(赵:一……),绿油油,油汪汪,亮晶晶(赵拦侯),加起来不少呢(赵拦侯),(冲赵)别拦我,(冲观众)坐在家里就闻这味儿,(观众笑)哎呀……就喜欢闻这味儿

赵:(甩)别喜欢了!别闻了!纸币呀合着?!

侯:你嚷什么的呀。

赵:我都闻了纸币了,我能不嚷吗?!

侯:啊。不是一千一张的?

赵:一百一张的!红色的!人民币!④

侯:呀,那钱不少啊。有一亿多吧?

赵:两亿三千九百九十九万五千四百……不是,我错了,侯处长,各位同志,这不是我的钱啊……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一分都没花呀……(侯指挥工作人员把赵拖走)我上有老母下有孩子……我后悔呀,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被拖走)

侯:同志们看看,都这时候了还妄图狡辩。这种人,党和人民就是用来对不起的。赵德汉的事也是给我们大家都提个醒,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鞠躬下台)

(掌声叫好声)
————————————————————————
①吴承恩《西游记》第一回
②陈佩斯、朱时茂小品《主角与配角》
③马三立、王凤山相声《夸住宅》
④梗自刘骥、张瀚文相声《我是发明家》

评论(1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