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司徒万里/刘季】赌徒(片段式灭文[大概])(01.—04.)

秦时的邦哥真是太帅啦!!!(*/∇\*)
就这种又萌又帅又痞又浪又不羁又深沉的大叔设定每一个点都戳中我了!!!(⁄ ⁄•⁄ω⁄•⁄ ⁄)而且贾邱老师的配音也超好听啊,还带着一丢丢丢的京味儿真是……(⁄ ⁄•⁄ω⁄•⁄ ⁄)
然鹅我真是写不出我邦哥万分之一的帅气啊……【暴风哭泣】这篇难产得要命要命的,我以为生出来能有八斤谁知道只有半两mmp!而且果然太偏爱刘季了,感觉有些对不起朱家堂主和司徒堂主嘤嘤嘤……02.司徒没出场emmmm我也很绝望的……
逻辑死,有私设和ooc请慎
我萌的cp逗比得恍如一个恶搞
大概叫司徒季……司季……四季?!!哇四季镇的名字还说不是官配【并不
———————————————————————————
【司徒万里/刘季】赌徒

01.

司徒万里是个地地道道的赌徒,童叟无欺如假包换。

农家六堂十万子弟,凡是带耳朵的,没有不曾听见过这一评价的,凡是带嘴巴的,没有不会做出这一评价的。
刘季当然也不会例外。

事实上,四岳堂堂主在赌桌上的威名正是他考虑加入农家的原因之一。若不是当初为了与朱家的义气而放弃四岳堂加入神农堂,很多年以后,刘季大概也不会被小胖子追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02.

朱家并不好赌。但是有一年他鬼使神差地进了沛地的一家赌坊,在连输六回无钱可使唉声叹气的时候终于听到有人道:“哎,老张,你就是这么欺负外人的?”

转头看到个棕发紫衣的年轻人,领口敞着,有些潇洒不羁的意思。

这年轻人走到近前,抢在庄家之前捏起一枚骰子,眯着眼睛笑道:“灌了水银?”那张姓庄家涨红了脸,急道:“刘老三儿,你他妈的可别血口喷人啊!”但是他很快就被周围群众围得水泄不通,话音也被压得一点儿也听不见。

年轻人趁机抓起一把铜钱,拉上朱家就跑。

跑到俩人都快咽气了,年轻人终于停下来,把钱塞他手里,扶着一棵树慢慢喘匀了才开口道:“老兄,还清了你的钱了啊。”看他一眼,又笑起来:“你帮我解了一次围,就算愿意交我刘季这个朋友,呐,我刚刚算不算也帮你解围啦?算不算好兄弟。”

朱家这才记起来自己刚到沛的时候,顺道儿给这年轻人付了狗肉钱,大概他总是要还这个人情的。然而趁乱抢钱还是实在太损了些——尽管这些钱本就是自己被赌坊骗去的。

朱家于是猜想他是个重义气的人,又奇他能看穿骰子的真假,便问道:“老弟,你怎么知道那庄家出千了?”

自称“刘季”的年轻人耸耸肩:“一个人就是运气再差,大概也不会连输那么多局吧?很明显嘛……我诈他一诈咯。”

朱家感觉自己竟无言以对。

当然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刘季吃狗肉从来不付钱。而刘季也不知道,有一天他对上司徒万里的时候,输的次数会比这还多。

此时朱家倒是有心拉他加入农家了,然而刘季斜倚在树上,拼命摇头:“不好不好不好,老子最讨厌插秧耕田那种无聊的事情了,农家……一听就要做很多活。”

朱家感觉自己又无言以对了。

于是劝道:“老弟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农家四岳堂的堂主司徒万里是个地地道道的赌徒,童叟无欺如假包换。”

刘季挑眉。

“而且,事实上农家子弟只在农忙的时候帮帮乡亲们。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劫富济贫……唉……行侠仗义?”

03.

刘季加入神农堂之后,很快就崭露头角。

尤其是在赌钱这一方面。

因为凡是刘季观战的赌局,玩家至少七成是要赢的。于是日进万金富得流油的四岳赌场终于不得不向堂主汇报了。

那一天是司徒万里亲自坐庄。刘季见那人头上一缕白发梳得齐整,腰上挂七珠,便深深地笑了一下,明白总算见着真人了。

说来也巧,这一天刘季的运气并不好,准确的说是相当不好。

凡是他说开大的,必然开小,他说开小了,便要开大,后来刘季在众兄弟难以置信的眼神里乖巧地住了嘴,于是通杀。

刘季决定趁早脚底抹油。

正要走出赌场,却听司徒万里叫他——他倒是也听说过刘季了:“刘季兄弟,看样子你今天的运气很差。”刘季停下步子侧过身,看见司徒万里走过来,于是弯起眼睛,凑近他轻声笑道:“我在赌桌上的运气向来不好,不过,看起来我交朋友的运气倒是一直很好。”

司徒万里饶有兴致地道:“哦?你怎么知道我要交你这个朋友?”刘季道:“感觉。你信吗。”

04.

司徒万里信了。

TBC.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