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司徒万里/刘季】赌徒(片段式灭文[大概])(05.—08.)

很不负责任地没有放上一部分的链接emmm【因为不会【托腮
麻烦想要看的小可爱们去刘季那个tag下找一下下啦,辛苦并赞美你们(⁄ ⁄•⁄ω⁄•⁄ ⁄)【会有人想看嘛【……
依旧是我萌的cp逗比得仿佛一个恶搞
私设有
以及我可能在ooc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求原谅QAQ
明天就生完了……[我猜]
————————————————————————————
【司徒万里/刘季】赌徒

05.

人家说兴趣相投的两个人总要比旁人更为亲热厚密些,司徒万里想难怪他与刘季是所谓相见恨晚一见如故——虽然靠的并不是什么良好的兴趣。

熟了之后刘季每天都要找他赌钱,哪怕基本上没有赢过。

“就是喜欢那种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感觉嘛。”

刘季拍拍他的肩这样说着,顺便无辜地眨了下眼睛。

司徒万里感觉自己已经看穿了一切,于是淡淡道:“怕是因为输了钱可以记账吧。”说着作势要取账本看他到底欠了多少。

刘季忙道:“嚯哟,司徒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对了我们堂主找我有事儿明儿见吧。”

一溜烟甩完这个句子,他越过赌桌去拿自己带来的小可爱们,弯腰的时候从领口间露出锁骨和一小块胸膛来。

刘季起身很快,这让司徒万里看不太真切,回想起来感觉倒像是看到云雾缭绕的一座朦胧远山,若隐若现的东西反倒最让人想看个通透明白。

司徒万里现在就很想看明白什么,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傻了。

其实什么也看不穿。

06.

“刘季老弟,你觉得司徒老弟这个人怎么样?”

暖春的某一天,朱家问这话的时候刘季正叼着一株狗尾巴草躺在房顶上晒太阳,难得安静得恍若一缕微风,直到这时才眉头一跳,狗尾巴草差点儿掉下来。

他忙从屋顶上探出头去问:“大哥,你指哪一方面?”然后潇潇洒洒地跳下来,慢慢起身,同多年以后受伤的那次比起来利落得多了。

朱家心道这需要分什么方面吗,感觉自己仿佛了解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接下来的对话无外乎是些六堂间明争暗斗的琐事,把堂主送走了之后刘季偏又记起他问的第一个问题,于是连眼角眉梢都透露出一丝笑意来。

07.

刘季记起某一天自己终于赢了一局,看着司徒万里划掉一条赌债,连刘海儿都扬眉吐气起来。

于是他豪气万丈地踏上桌子,向前倾了倾,笑的时候软软晃动的刘海儿发遮住了琥珀色的眸子,故作深沉的样子仿佛一条盯上猎物的赤色大蟒:“走!老子有钱了,请你喝酒去。”

司徒万里一脸嫌弃地摇摇头,拍了拍厚厚一沓账本,又指了指划去的这一条,意思不言而喻。

刘季立刻怂了,长叹道:“唉,真是剥削压榨,没天理啊你。”

司徒万里绕到他身边,啧啧道:“刘季老弟,还是我请你得了。”然后他好像想起什么,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刘季不寒而栗,简直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猎物。

还没等刘季试试他是不是发烧了,司徒万里就把手搭在他肩上,轻轻揉了一下,仿佛是春风揉皱了一池明净的清水。

“我给你赊账,还得请你喝酒,好像有点亏啊。不如先收点利息?”

刘季怔了半晌,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好像被调戏了???
于是立即就在司徒万里腰上掐了一下,趁对方吃痛窜了出去,倚在门框上抱臂大笑:“司徒兄,这利息怎么样?”

08.

老流氓的便宜也是你想占就能占到的。

不要脸地打个TBC.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