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沙李AU】黑羊

灵感自  [意大利]卡尔维诺短篇小说《黑羊》
世界观小部分参考奥威尔《1984》
完成速度快,ooc有,bug有请多多包涵
略黑暗

——————————————————————————
【沙李AU】黑羊

“我们和他们……不一样。”

亮如白昼的审讯室里响起一个游丝般的沙哑嗓音,李达康这样说着。

众所周知,李达康果断、敏锐、坚决。

他也自认算是个适应能力较强的人,不然当年也不会到林城不久后就能调整好自己。

然而李达康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这三天以来,他一直在尝试果断敏锐坚决地分析并尽快地适应这个世界,可惜他失败了。

现在李达康走在去市政府办公楼的路上,肉眼可见这个世界绿色的太阳正孜孜不倦地工作着。

在这个世界里,白天的天空是橙色的,像是一团流动的火,云是泼墨般黑的。到了夜晚,铅灰色的月亮在浅紫色的天幕中升起来,停滞成一团,连月光都凝重而粘稠。

三天来李达康只得出了一个确定无疑的结论:这个世界,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社会环境,都与他自己的世界是截然相反的。

这个世界的人们崇尚冷漠、自私和欺骗。第一天来这儿的时候李达康就看见高个子的男人拉着女人的头发将她按在地上打,人们看着,然后嘻嘻地笑。有个漂亮姑娘在嗑瓜子,“噗”“噗”地吐着瓜子皮,它们和血珠子一起落在白雪般的地上。

李达康说你们疯了,还有没有人管一管了!

于是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活儿,看向他,宛如看一个智障。

李达康在他们说“打他”之前就决定赶紧离开,但是他还是迟了一步,因为他们在说“打他”之前就已经开始动手。

挨了几下疼的,李达康听见有人叫他:“达康书记,快上车啊!”一只手拉着他,拖了一段距离,给塞进了车里,在那群人追上来之前汽车加速驶走了。

司机看看他,等他总算轻声喘匀了,冷笑起来:“该!叫你多管闲事。”

李达康要气死了。

但他到底没来得及怼人。

司机连珠炮般的抱怨让他无言以对。他从中了解到这个世界的政府官员以贪为荣,以廉为耻,一个从未贪污过廉洁得过了头的官员,那就是触犯法律,是要枪毙的。而他李达康,就处在这丧命的边缘了。

李达康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想起以前读朱光潜,《谈十字街头》里举了个简单易懂的例子,说“比方九十九个人守贞节,你一个人偏要不贞,你固然是伤风败俗,大逆不道;可是如果九十九个人都是娟妓,你一个人偏要守贞节,你也会成为社会公敌,被人唾弃的。”

真是这个理儿,李达康想,想来他就是那个守贞节的社会公敌了。

与众不同,不就是罪过。

他是他那个世界的人,他固执,但是他真诚。

然而第二天他了解到,这里的人他们纸醉金迷,寻欢作乐,他们放纵欲望,只把感情关系当做一种发泄情绪、满足人欲的手段。

这里的猛兽活不成人,这里的人却活成了猛兽。

所以他的真诚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李达康依旧在不适应,依旧在不断无奈地失望。

下午的时候他接了一个电话,对方的声音是他来到这儿以后再没听见过的热情,仿佛说话的时候还在微微笑着。

对方说:“达康同志啊……”

李达康窜起来,差点儿把电话给甩出去了。

“沙书记?”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他突然怕了,如果沙瑞金也成了个绿色的太阳,那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对方笑着说,诶诶,是我。然后和他约了明天见面谈一谈城市建设规划。

正常得让李达康觉得他仿佛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然而以他对这个世界的逻辑并不全面的了解,这种正常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于是这就是现在李达康正准备做的事情了——敲开这个世界沙瑞金办公室的门。

“达康同志吧,请进。”
李达康真的进去,看见同样八块腹肌的沙瑞金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对上那人眼睛的时候李达康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那是和他一样清澈见底的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告诉他,尽管笑得如同憋着什么坏主意的大灰狼,但掩不住一身正气的这位,正是沙瑞金了。

——是他李达康的那个沙瑞金。

于是他也笑起来,露出软软弯弯的欧式双眼皮,冲沙瑞金扬扬下巴,问他,诶,你是哪个?

沙瑞金想了想,也是个疑问句,爱你的那个?

两个人便都笑起来,李达康说呸,去你的吧。

还没有来得及问他怎么也到了这个世界,李达康便突然眼前一黑。

他再睁眼的时候就在审讯室里,人家看着他,痛心疾首地说:“达康书记,你不贪便不贪了,组织还可以原谅你。但你怎么能动真感情呢?唉……真是自毁前程啊……”

李达康却笑了,他问:“沙瑞金也被抓了?”看到对方点头之后他又问:“他怎么说?”

对方说他说后悔和你在一起,毁了他自己。

李达康果断、敏锐、坚决地骂这人:“放屁!我不信。”

对方说好好好,把沙瑞金的审讯接进来,给李书记听听,好叫他死心。

于是沙瑞金的声音被接进来,也是沙哑的。

他说:“我和达康同志是革命战友,是精神伴侣,我们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却又不互相依赖,我们互相独立,又融为一体,永不背叛,永不……”

“啪——”

信号给掐了。

对方才明白沙瑞金假意后悔,是明白李达康会相信他,让给听他的供词,于是听到的是告白。

李达康扬起嘴角,乐得只剩双眼皮,他也是这么想着的。

所谓志同道合。

他一直这么想,沙瑞金也一直这么说,枪毙的时候都没有改口。

最后李达康想,他来这个世界那么多天,才见沙书记一面,还真是点儿遗憾了。

Fin.

评论(2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