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信陵君&刘邦丨现代娱乐圈AU】信仰(中)

如果能成功的话这是(上)
脸大揣测人物情感致歉
ooc巨,私设有,逻辑死,常识为零
慎!
——————————————————————————————
【信陵君&刘邦丨现代娱乐圈AU】信仰

(中)

刘季吃好了之后就出发去找信陵君的住址。路过一个公园的时候觉得很困,便在长椅上枕着手臂睡了一觉——吉他紧紧地抱在胸前。

后来他是给冻醒的。北方的秋夜总是很冷,大梁当然也不例外。他醒的时候天空只透出了一丝丝亮色,公园里已经有了稀稀朗朗的几个晨练老人。有个戴墨镜的老头子在拉着二胡,是凄凉萧瑟的调子。

北方的秋夜也总是很长的。

刘季听着老头的曲子,觉得手有些痒,就调了吉他,开始唱摇滚。

他刚唱了一段,老头走过来了,说他那么慷慨激昂搅了自己的生意,要揍他,刘季就跟他讲道理,跟他聊人生。

后来刘季走的时候老头送了一段。这老人家把墨镜推到头上,显示出完好的眼睛来。明白他离家出走千里迢迢地来到大梁是来找信陵君的,老人家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说听说信陵君是对粉丝挺好,请粉丝吃饭,给他们签名、买衣服……他瞟了一眼笑得像朵花儿似的刘季,毫不客气地来了句“但是”。

“但是”可能是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词语了。

“但是呢,”老头说,“听说他被魏国给雪藏了,啧啧,自己都管不了自己咯,还能管你?”

刘季耸耸肩,他不在乎有没有人管他——反正他饿不死,他就是想见信陵君一面,哪怕是就看一眼,不说一句话。

刘季家里不算富有的,电视用了很长的年月,总喜欢冒雪花片子,有时候连声音都没有。

但就是在这雪花肆虐的无声世界里,刘季也能感受到信陵君演戏时认真的样子,唱歌时安静的样子,这个人仿佛是会发光的。

更何况刘季听人家讲八卦,说信陵君是那样温润仁厚的人物,从不摆明星高高在上的架子,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也难怪有这么多人追随他了。

这就是我要成为的样子啊,刘季想。

这天傍晚,夕阳要落下去了,他才终于找到了信陵君所在的别墅区。要进去的时候让保安给拦住了,问他你是弄啥咧,咋不吱个声儿就往里闯呢?

刘季笑道:“大哥,我是……安釐王叫来的。”

那保安狐疑地看着他:“真咧?”

刘季很真诚地点头。

保安让步了,说那好,你打个电话,叫他们派人接你过去。

于是刘季就照着墙上贴的电话号码打过去,等对方接通的过程中他抿着唇,用手指去绕听筒和座机的连接线。

那头传来一声低沉安稳的“喂”的时候,刘季觉得自己简直已经不会呼吸了。

他用手撑在桌子上,才说:“您好……请问是公子……是信陵君吗?”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抖,对方显然也听到了,没有恶意的笑了笑:“抱歉……你公子他已经睡了。”

“啊,这样……”刘季莫名觉得心里一酸,一般来说现在并不是睡觉的时候。他并不想知道对方是谁,只想说:“那麻烦您一会儿帮我跟公子说……刘季,很爱他,这辈子都很爱他。”

那头这回真的笑了,听上去像苦笑,又像叹息。他说:“傻小子,一辈子太长了。谁能保证一辈子的事情呢?”

但是他并不知道,刘季说爱一辈子,便就是一辈子。就好像很多年以后,当刘季正在成立娱乐公司的时候,恼恨雍齿挖他的墙角,说要记恨他一辈子,就记恨了一辈子。

永不放下,永不遗忘。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