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信陵君&刘邦丨现代娱乐圈AU】信仰(下)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上)(中)
欢迎围观lof主扯蛋QAQ
脸大揣测人物情感致歉
ooc有,私设有,逻辑死完了【暴风哭泣】

——————————————————————————————
【信陵君&刘邦丨现代娱乐圈AU】信仰

(下)

刘季趁保安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一个小粉丝的时候撂下电话,拔腿就跑了。

隔天他走在街上,认真考虑是留在大梁继续找机会混进信陵君家里,还是就此放弃打道回府。

然后他就听见有家服装店里放娱乐新闻,说今天凌晨,为无数粉丝所痴迷的信陵君魏公子无忌在家中酗酒以致酒精中毒,经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刘季停下来,捏着他的吉他带子捏到指节泛白。

从此之后的很多年里,他都在后悔,后悔那天太心急,没能骗进信陵君家里,哪怕见他一面,哪怕听他本人说一句话。

后来他在外黄跟着张耳观摩学习。张耳是信陵君带出来的,刘季跟着他学到了很多对自己的事业极有用的东西。

那个时候,摇滚吸引了大批刘季那个年龄的男孩子。因为有一个年轻的摇滚歌手,在他不过二十二岁的年纪里就红透了半边天,他甚至已经接手了家族的秦国,在着手合并风头渐衰的其他公司。

谁不会羡慕秦王嬴政呢,天真的少年们总以为沿着这个路子付出努力,就一定会取得像嬴政一样的成绩。

可惜这个世界上只会有一个秦王。

所以,当后来张耳被秦国打压遣散实习生的时候,刘季回到家乡,决定放弃摇滚,另寻出路。

他决定唱民谣。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它使得刘季自己的公司在很多年以后风头鼎盛。

刘季终于有了自己的大批追随者,他在那个时候改名为“邦”,剪短了头发留起了漂亮的小胡子,并不再轻易唱歌。于是偶尔开心,唱上一两句的时候,那些小女孩子们就按着节拍给他挥舞荧光棒,并在他沉声说完“谢谢”之后疯狂地叫着他的新名字,兴奋地要昏过去。甚至也有大批的男孩子把他当做这辈子的标杆——男孩子们总在向往高处。

很奇怪的,这个看起来风流不羁没心没肺的男人,唱起民谣来的时候竟是难以想象的安静、深情和孤独,如很久很久以前大梁的秋夜般寒凉。

总有人会好奇他为何会选择做民谣歌手,刘季——那个时候他已经是鬓染霜雪的刘邦了——抽了口烟,缓缓地呼出一口气,眯起眼睛笑了:“因为我有故事,还有酒?”人摇着头笑说这回答太敷衍,不信,于是刘邦咬了咬这支烟哈哈大笑起来:“那……你猜。”

有人粉他,当然也有人黑他。从各个方面来入手,说他抛妻弃子包养小三儿,打压对手不择手段……但是刘邦不在意这个,他照样爱怎么来怎么来,甚至为他年轻的小三儿姑娘写了一首饱含深情的歌。

这个酷爱怼人的段子手总是让圈内人恨得牙痒,却又让他们没办法不爱他——不管是因为什么而没办法。

而刘邦却依旧在爱着信陵君。每次他公司有在大梁的巡演时他都会到场,翻唱信陵君的歌曲来致敬。他毫不掩饰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欢,以至于有了传闻,说他曾经被信陵君包养,又有说他其实是信陵君的私生子的,反正刘邦不解释,在心里甚至为自己能和信陵君联系在一起而有些高兴。无论是怎样的联系,他想自己也算是弥补了当年的遗憾。

不过后来他从张耳那儿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那个时候张耳已经投奔了他,有一天许是在喝酒聚会,突然想起来被自己逼到退圈的陈馀,说还是公子说得对,谁能保证一辈子的事情呢……

刘邦心里“咯噔”一下,却装作不在意地笑着问他公子什么时候说的这话。张耳便说,公子去世前的一天,有个小粉丝打电话说要爱他一辈子,公子亲口跟这小傻子说的……他看着刘邦渐渐凝固的表情,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该不会就是那个小傻子吧?”

他抓住过一些东西,却以为自己错过了。

人家说信仰这种东西,是可以让人越来越好的。

刘邦从年轻是就想成为信陵君或是秦王那样的人,然而比较起来,可以说信陵君便是他的信仰了,是支持他一步步前进的精神力量。

如今他的地位是越来越高了,那他越来越好了吗?

或许没有,因为他实在不是贵族,所以他终究无法像信陵君一样仁厚宽容,而是注定要用一种近乎残忍狡诈的手段才能走上高位。

又或许他已经变得越来越好了,因为至少他还有信仰,大概仍然能够回过头去看到在大梁秋夜里默默点烟的十九岁少年——正把还算干净柔顺的头发撩到耳后去。

耳后有安静的风声。

Fin.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