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沈炼/裴纶】猫

脸大揣测一下裴大人被贬到南司的原因……
职场潜规测?
嘿,嘿,嘿,嘿(⁄ ⁄•⁄ω⁄•⁄ ⁄)
可能……太偏爱裴大人了……沈大人话少……不,他没说话……打个预警
有一丢丢丢陆沈和一丢丢裴殷
段子,强行刹车,希望没有撞梗QAQ
全篇私设,大写的ooc,逻辑?不存在哒!

——————————————————————————————
【沈炼/裴纶】猫

沈炼后来想起来,他以前是见过裴纶的。

那个时候他和陆文昭去北司报到,看见一群人围在门口,竟是说说笑笑、热热闹闹的样子,和传说中锦衣卫的冷酷血腥大相径庭。

两人对视一眼,还是陆文昭去问的,说劳您的驾,怎么了这是。站在外圈的那个校尉扫了他们一眼,漫不经心地问一句新来的吧,又转过头去看,边看边乐。

沈炼便也向圈儿里看,隐隐约约地就见中间一个年轻人给众人抱了个拳,朗声道:“成啦,就到这儿。要是有缘,大家伙儿南司见罢。”有人回他去你的吧,谁还跟你似的?周围便又笑起来,在一阵杂乱中沈炼也听不出个完整的句子,只听见这年轻人笑骂了句殷澄,你他娘的又皮痒了是吧。

旁边陆文昭不死心,还拉着那校尉问他,小校尉只顾张着嘴傻乐,问得烦了才抽空答道:“啊,不就裴大脑……裴大人给贬去南司了嘛。”陆文昭眉头轻轻一皱,问他为什么,小校尉急着看戏,声音大了些,却只说了句千户就噤声了。

沈炼觉得奇怪,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那年轻人正低垂着眉眼走出圈子,许是听到了那句“千户”,他微微抬起眼睛,嘴角一翘,竟笑了起来。

这一笑该当是柔软而温顺的,因为他正迎着冬天少有的温暖昏黄的阳光,何况又是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但是沈炼却看出戾气来,他觉得这人像是收在刀鞘里的一把绣春,或是弓起身子准备进攻的一只黑猫。

沈炼的眼睛向下扫,看到年轻人的腰带收得很紧,杀出一把柔韧的细腰。

是蛮韧的,他莫名想。

第二天沈炼并没有在北司见到这名小校尉,听说他给人揍了一顿,扔出北京城去了。

沈炼当即明白了是谁干的,便明白这儿的人恐怕没有谁是干净的,只不过是有人能显出无辜的样子来,有人不能罢了。


但是,人嘛。


所以沈炼也不太明白殷澄是怎么能活那么久的。

“我罩的呗。”逃亡的时候沈炼问起来,裴纶打了个响舌,尾音上扬。想了想,他又噙着一丝微笑看沈炼:“总不能指着个傻子。”

沈炼默然,他猜想陆文昭是不是也觉得下属是个傻子。


沈炼想起自己见过裴纶之后就一直在思考,当时印象这么深的一个人,再见面的时候怎么就认不出来了。

后来明白了,裴纶胖了。

虽然还算是合格的锦衣卫身材,但他一张圆脸到底让人觉得憨厚,把本就若有若无的戾气掩饰得干干净净。若不是在面对他的时候这些戾气总会压抑不住露出来,沈炼当真会觉得他和其他人一样,早就已经死了。

而且,他胖了,沈炼就没见到他那柔韧的细腰。

再后来关系好了点儿,沈炼就想起来问裴纶了。他一直很奇怪,裴纶这么八面玲珑的人物,当初为什么会被贬去南司。

对方一怔,低下头去用指肚磨碗沿儿:“嗐,这不是,得罪了上头的人了嘛。”

沈炼不明白的点就在于裴纶为什么会得罪上头的人——他推测这人是他们原来的千户。

但他本来也不太在意裴纶是否给他答案,也就是无意间问了几次。可能是因为裴纶自己心里有事儿,终于给他追问得恼了:“废话,要是有人把你按在墙上要扒你裤子,你是不是得揍他!”

沈炼还真没想到是这个原因,怔了半晌,到底是没憋住,低下头笑了。

裴纶耳朵尖儿都红了:“哎沈炼你什么意思?!是,我是没你好看,但是,但是有人喜欢我这不过分吧?”他替那千户解释动机,说到这儿,自己都不信,倒把自己也给逗笑了,想了想道:“……许是因为……他比较喜欢猫?”

这个回答并没什么逻辑可言,但是沈炼莫名接受了。一来,我们说过,他本来也不太在意裴纶的答案,二来,沈炼也喜欢养猫。



最后的最后,裴纶去诏狱接他。

他在重伤一场之后终于瘦了些,沈炼便又隐约认出了他的细腰,像猫一样软和柔韧的。


他喜欢的就是这股子折不断的韧劲儿。


沈炼伤也没好,但他还是没忍住,扣住这人脉门把他压在了诏狱的墙上,要扒他裤子。

裴纶耳朵尖儿上又红了,他被压得有些气息不稳,一边轻轻地喘一边笑着骂沈炼:“警告你给我起来啊,小心我揍你。”

可沈炼觉得这人一点儿也不像生气,相反的,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还有点儿兴奋呢。

Fin.


——————————————————————————————
年轻的裴大人的细腰可以参考小东北(≧▽≦)
啊,从前的雷老师其实蛮瘦的……吧_(:з」∠)_

评论(1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