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all邦丨陈平/刘邦】山中一老狐

主站萧刘的我什么时候才能让萧何吃到刘邦系列第四弹
陈平是朱砂痣?
写完之后突然想吃良平邦_(:з」∠)_
我终于黑了邦哥辣!开森!【什么心态
emmm其实也不算黑……毕竟我爱他【假的
史圈小萌新,跪求大佬指教啊(/≧▽≦/)
脸大揣测人物情感致歉
私设有,ooc巨!日常死逻辑
谨慎食用!!!!!
——————————————————————————————
【all邦丨陈平/刘邦】山中一老狐

“陈平上来。”

汉王的车辇停在陈平旁边,坐在上面的人扬声叫他,声音里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得意和炫耀。陈平觉得,对方大抵是在炫耀自己的与众不同,有些故意做给人看的意思。

他扫了眼站在附近议论纷纷的诸位将领,老实不客气地上了车。

刘邦正没有形象地倚在车左边,看到陈平上来,坐正了身子,冲他笑了一下。陈平施了一礼,便也端端正正地坐好。

不出意料的,两人又聊了一路天下大势。

有过两次跳槽的经历,陈平本来对刘邦没抱什么希望,但他竟发现,刘邦对于各种各样的想法儿都不排斥。从前他向项羽提出一些东西,对方口头称先生说的是,暗中却皱了皱眉头。陈平便明白,他是怪自己的建议不合礼数了,心下好笑,日后便不再提这个。

但是刘邦不一样,他听了陈平那些在项羽看来是不讲道义的骗人计策,通常激动地直拍大腿:“先生跟我想的一样!”

陈平看着这人陡然之间亮若星辰的眼睛,觉得他其实更像是一个准备恶作剧的小孩子,而非一个认真的决策者。

但是刘邦对待这些计策都是认真的,这让陈平隐隐觉得他有些不择手段的意思。

或者说,他更在乎能否达到效果,而不是达到效果的手段。就如同他用人,更在乎能力,而不是品质。

但是陈平终于还是没忍住问刘邦:“汉王用了平这么多奇计,却不怕折了福气么?”刘邦笑道:“先生还信这个?”他抬眼看他,眼神里有些疑惑和不屑。但是陈平却觉得自己捕捉到,那里面隐约闪过的一丝转瞬即逝的悲戚。

这些时候他就会觉得,刘邦这人真是奇怪。

明明傲慢无礼得不像样子,却偏偏会让人误以为他平易近人,很好相处。陈平承认,刘邦身上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他认为这是一种天赋——就像他陈平长得好看一样。

也许有天赋的人都会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有资本高人一等。只不过,有些人的姿态让人觉得讨厌,有些人却能够把骨子里的傲慢隐藏得很好,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表面上自负的普通人,去和他们打成一片。

刘邦当然属于后者。

他的好处就在于,你永远能从他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无论是地位还是金钱。只要你有能力,刘邦便会毫不吝啬地给出这些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比较起来,汉王傲慢无礼的态度也不过只是合作的一个小小瑕疵,到底是可以忽略的。

——难怪汉王手下都是些奇怪的人,因为他自己就很奇怪。

陈平一直旁观者一般地这样觉得,直到有一天张良和他谈天的时候笑着讲:“今天汉王同良说,你是一个奇怪的人。”

陈平有些哭笑不得。

张良淡淡地笑道:“他说幼时听说有狐狸变成好看的女子骗人的故事,便觉得你是狐狸变成的人。”他扫了眼陈平不太好看的脸色,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许是在夸你善用奇计吧。”

陈平无言以对,并且突然之间想骂娘。

但是他当然没有这么做。

他知道对于汉王来讲,有些玩笑开得,有些是开不得的。

比如说有一回他献计离间楚君臣,刘邦听他说完,眨了眨眼睛,含着一丝笑意道:“哎哟,先生此计……甚妙。”
陈平觉得这个“妙”字,肯定是要被理解为“狡诈”的,于是哼笑一声,心道彼此彼此。

他把手伸到刘邦鼻子底下,在对方不明就里地凝视下坦坦荡荡地道:“给钱。”

刘邦醒过神儿来,很真诚地告诉他:“实在没钱。”想了想又补了句,“要不然我用别的抵?”

陈平眉毛一挑,笑了:“那——拿你自己抵。”

刘邦给他气得骂娘,抬脚要踹,踹到一半儿又止住了。他收回脚,低头去解自己的腰带,笑道:“成吧。”把这两个字说得轻如飞絮,含糊而又暧昧。

但是陈平却在这朦胧飞絮间看到寒光,听到利器破空之声,仿佛这两个字里裹着一把冰凉锋利的匕首。

他自知失言,退了一步,伏下身子,敛容道:“大王说笑了,臣不敢。”

刘邦给了他一瞬间的沉默,却很快把他扶起来,笑道:“我和先生开玩笑呢。咱们当然有钱了,你随便用,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他这意思,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此刻已经不存在的玩笑。陈平抬起头来,看到对方的眸子里光影闪烁,真心假意都被敛在里面,混成一团,难解难分。

——这种玩笑就是开不得的,甚至,陈平连他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都猜不出来。

或许,刘邦到底是无情还是有意,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刘邦当然讲义气,这是他从少年时就信奉的美好品质。可惜“义”和“意”,到底是两个字。

其实这一点陈平倒很是理解。

他有一些地方,是和刘邦相像的。比如说,他们不会去在乎别人的看法,刘邦更甚,他甚至会故意去做某些众人都反对的事情,显出一点孩子的样子。再比如说,比起利人,他们更愿意利己,并且不在乎做出某些旁人不屑的“牺牲”,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让人觉得薄情。

但是后人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薄情一点又有什么坏处?不过是孤独罢了。

不过是,孤独过甚罢了。


后来陈平会记起他最后一次见到刘邦。汉高帝听说卢绾跑了,樊哙也要背叛他,气得要发疯。他随手砸了身边的玉器,困兽一般地四处乱走,又要骂娘:“好好好!你们都巴不得我死吧!”这声音是陈平从没听过的凄楚绝望,他第一次觉得高帝怕是当真疯了。

他这人记仇得很,他是容不得背叛的,怎么又触他霉头啊。而这个时候陈平伏在床边,心里居然很平静,竟然还能这样想。

他悄悄抬眼看了看,发现刘邦站住了。

穿过大殿的阳光被一寸一寸地削弱,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只有薄薄的一层,轻纱一般笼住了他。这让陈平只觉得这个人离自己很远很远,仿佛下一瞬就会完全消失一样。他站在那里,在昏暗肃穆的庞大宫殿里站在成片平原间一只孤独的老狐。

——尽管他称自己为龙子。

高帝老了。

他躺回去,整个大殿里便铺满了厚重的叹息。

人越老,便越明白很多事情都早已无力回天。

越想留住,越留不住。于是变得疯狂,变得偏执,变得无可救药。

陈平突然记起很多年以前,他问刘邦怕不怕折了福气的时候,对方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悲戚。

你看你看,干了这么多损人利己的坏事儿——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吧——哪里还能够长乐未央?

陈平又想。

这时候他便多少有些心酸了,也不知是在哀怜刘邦,还是在哀怜他自己。

Fin.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