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ABO丨all敬丨封大伦/张小敬】捡漏儿

爬上来扔个ABO的设定证明我还活着_(:з」∠)_
复健QAQ
邪教开车,注意避让,注意避让!
上车请系安全带,谨防刹车,谨防刹车!
背景是第二十三章
世界观部分有私设
他们太难写了呜呜呜呜ooc巨大!私设如山!逻辑为零
ballball你们不要挂我QAQQQQQQ
慎!!!
——————————————————————————————
【ABO丨all敬丨封大伦/张小敬】捡漏儿

在移香阁日光下升腾起的异香中,封大伦猛然嗅到了一丝清凉微辛的薄荷味儿。

他的楼阁富丽奢华,连香气都是柔软而醉人的——就像胡姬纤细撩人的腰肢。这里本不该出现这样冷冽凌厉的香气,然而封大伦确实闻到了它。

这味道让他清醒了很多,便松开了手,张小敬就落回地上,蜷起身子微微颤抖。

封大伦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张阎罗离弦之箭般的气势仿佛被全数卸去,简直虚弱得不像话。奔波和受伤之后面色苍白封大伦倒可以理解,但对方面颊上泛起的淡淡红晕却怎么看也不像失血过多导致的。张小敬用牙齿咬紧了下唇,偶尔嘴唇微张轻轻抽气,便被迅速控制住了。

封大伦觉出对方是在压抑什么难以抗拒的东西,不由得心里一跳。他连忙俯下身去,凑到张小敬颈边,果然闻到了越来越浓的薄荷味儿。

Beta无法长期标记,然而他还是让对方向后瑟缩了一下——这无疑是一个出卖性别的举动。

封大伦恍然发现,让万年、长安两县闻风丧胆的前不良帅、五尊阎罗张小敬,竟然是个Omega。

——还是一个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

这个认知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

封大伦当然听说过有些O凭借自身的意志就可以对抗天性,但他原先只当一乐儿,绝不相信,没想到如今竟真的见到了。

现在回想起来,不办案时,张小敬就像长安城千千万万普通百姓中的一员,他融入人群,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办案时,也从来不需要像Alpha一样用信息素压制对方——毕竟他那战场中磨练出的杀气就足够让人腿软。

所以,封大伦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气势强大的Beta,甚至可能是个Alpha——虽然一般来说,A都是要读书入仕的,但也不排除有些出身寒门的A实在没钱读书,选择去从军、务农,甚至经商。

然而一个O还敢从军,敢做不良人,真是……

贱呐。

封大伦这样恶毒地想着,突然觉得解气了不少,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狞笑。他把张小敬翻过来正对着自己,便看到尽管这人很是虚弱,但直视他的那只独眼中依然是满满的冷静和不屑。

这个眼神让封大伦畏惧又恼怒,他咬了咬牙,狠狠骂了一句,伸手去扯张小敬的衣服。张小敬吃了一惊,他双手被缚,只得用脚蹬地向后滑开,堪堪避过封大伦这只手。这个原本轻松的动作此刻竟耗费了他不少体力,让他又开始无声地喘息,空气中清新的薄荷味儿也越来越浓。

到了这个时候,封大伦终于在张阎王的独眼中看到了他一直想要看见的绝望。他明白,一个靠意志压抑天性的Omega发...情了,这意味着这个男人的意志正在一点一点崩塌——这是一件多么让他激动和兴奋的事情啊。

这匹孤狼终于被成群结队的猎手逼到了悬崖边,上了弦的弓弩正对着他。

从巳正到辰正的十一个时辰之间发生的事情,的确有太多足够让张小敬绝望了,而此刻压抑天性带来的反噬却毫不客气,炽热得像上元明晃晃的灯楼。

不像有些抱负远大的O会厌恶自己的性别,张小敬对这个倒不在乎。毕竟也算是上天眷恋,他的发...情...期并不激烈,几乎无影响的忍耐让张小敬自打分化以来,就习惯了压抑欲...望。

上一次经历这样的反噬大概还是九年前。

萧规和他的火药气在张小敬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此刻在意的只有对方临死前的那句话。

这句话本来应该在这个时候被传递给李泌的,凶手本该在这个时候被绳之以法的,但他经历了那么多悲凉与绝望,好不容易就要成功,却要和一个傻子在这里浪费时间——这大概才是更值得他焦躁和厌恶的事情。

然而这个傻子此时只知道两眼放光,仿佛捡到了个天大的宝贝。

张小敬暂时失声,只有冷冷地盯着对方。可许是被蒸腾的香气迷昏了头,封大伦仍然箍住他的手臂,向他凑过来。张小敬挣扎着微微侧身,猛然抬脚踹在了对方肋下。这一脚的力道不算大,却也足以让封大伦倒抽一口凉气。他犹豫了一下,发现张小敬并没有力气踹他第二脚,便捉住对方的脚踝,把他双腿分开,狞笑道:“张阎王还是省点儿力气吧,待会儿有你叫的。”

他对张小敬厌恶地闭起眼睛的反应十分满意。

比起薄荷,封大伦当然更喜欢Omega甜蜜柔和的信息素,可是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情,他当真是觉得大仇得报,竟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以至于都没有听到一个女孩子愤怒的尖叫。

这是件好事。对周围环境的忽视,让他在几个弹指之后被岑参成功踹飞了出去。

Fin.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