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Three】非典型性案例

呜呜呜呜呜人生中第一份郭李雷的粮!我爱太太【擦眼泪】

昔楼:


#郭李雷向段子没肉搞笑流abo
#极地冷圈,勿上升真人


1
李光洁是个有点小缺陷的beta。
社会开放了,性别歧视的事儿早就被抛进历史的尘埃里时间的车轮下,alpha和omega的性别比例也因为自由恋爱想咋爱咋爱的社会风气而提高了一些,在这样的世界里生存着的大多数beta,能少掺和那些风流韵事的一大优势就是感觉不到信息素。
李光洁不一样。他比较倒霉,混的是最容易搞事情的圈儿,还摊上了个不怎么常见的信息素易感体质,参加个酒会都能被杂七杂八的味儿冲的七荤八素。一开始他刚把这事儿抖落给郭京飞倒通苦水的时候,他就注意到那人那张满目疮痍的脸可疑的抖了抖,不过他没有在意。他仨,仨钢铁beta,互为脱衣损友这么多年,难不成还能有什么基础历史问题残留了没说清吗?这咋想都不现实吧?
于是,真正的现实给怀着这样天真想法的老艺术家李光洁先生深刻地上了一课,让他明白了,艺术来源于生活,而生活除了flag以外,只有操蛋。


2
李光洁还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不算晚的晚上,大夏天,仨人整了一堆串儿,挤在横店附近一旅馆里撸串儿喝酒聊哲学。第二天都有戏,谁都没敢多喝,三个人都保持着要醉不醉的迷糊样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胡话。那天的腰子很好吃,他眼睁睁看着雷佳音默不作声干下去三四串,一边迷迷糊糊想着雷子最近这难不成肾透支吗?一边和郭京飞为了几串肥牛拼酒。夏夜的小风儿从窗口吹进来,撩起一阵舒爽的触感,惹得这三位都舒服地舒了口气。这忙里偷闲,真是绝了。
事情到这里一切都很好,非常自然,就像是他们三个人往常任何一次聚会一样正常无比。
然后就出了差错。
飘忽忽传进李光洁嗅觉中枢的那股小麦的味道,最初被他当成了酒香。他揉了揉鼻子把啤酒端到嘴边,那股味道无增无减,只是变得愈发浓烈。
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不是单纯的一股味儿。
“嘿,这天儿怎么还有人发情期到处乱转悠啊。”
他用不高不低的声音嘟囔着,紧接着就感觉另有一种味道随着麦香而来,闻着有点清香又有点腻腻的,可能是个什么花。
得,这一来果然还来俩。
李光洁一直把自己的这个beta缺陷当作是个方便他人的优点,不然三个beta做朋友,遇上点事儿云里雾里难免尴尬。自己早就习惯了,这方面上也难免处处照顾着其他人。说来也倒是奇怪,郭京飞雷佳音这两位爷好像并不太愁这个,也没见着他俩因为这种事儿撞上别人私事儿,要说这对beta来说应该是人生必备尴尬榜首的事件,他俩好像就凭着运气绕开了……
那可能是女人的第六感呢。毕竟一个妖精一个泼妇。想到这儿李光洁不禁心里发笑,完全忘了自己顶着少女的头衔儿。
他起身走向窗户,抬手关紧,把一切信息素都挡在窗外。


3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李光洁把窗户关上的瞬间,空气里玫瑰馅面包的味道陡然加重。
只愣了几秒,他就觉得背后突然一阵发凉,登时酒醒了一半儿。
屋里只有他们三个人。自己的性别自己心里当然是门儿清,空气里alpha和omega交织在一起的信息素自己更不可能认错,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一直铁的不能再铁的两个兄弟,时至今日,才被迫向自己表白了双双装B的现实。
他感觉自己不仅仅是被拉进了深渊的恶趣味,更被恶趣味本身狠狠欺骗了,这一下把他的少女玻璃心打得稀碎,以至于他僵硬回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像是从西伯利亚刚飞过来似的。
“你们俩……”
“听我说老光洁,事情不是这样。”
郭京飞把那半瓶啤酒撂在桌上,语气难得挂上了慌乱,“我俩有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剧烈的发情期了,这一天天的就和beta一个过法,你也没特地问,我俩就……”
“那你跟我说这怎么回事儿?”
李光洁不想看。他不想接受事实。他努力让自己颤抖的声音勉强恢复成低音炮,余光瞄到雷佳音一脸的懵逼。
“……我这……我也不知道啊……”散发着小麦气息的omega茫然小地雷嘴里还嚼着一口鸡心,半听啤酒放在手边等待被一口闷,“可能是最近拍打戏,训练太多,体质活泛起来了……?”
“……”李光洁不能接受。
“也有可能就是他刚才那腰子吃的太上火。”
郭京飞接上话把儿附和着,雷佳音在一边儿急匆匆点着头,把那口鸡心就着啤酒咽下去。
李光洁看着这两位身处发情期前期而不自知的智障,第一次认真思考了组合撕票友谊断交的可行性。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