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小刘麻子/小唐铁嘴】好年月

狗年大旺(?)XDDD
日常求一个cp名字嘻嘻嘿
是05年人艺的《茶馆》同人
两位老师可能叫双鹿子霖组hhha
有小小车
三俗,太三俗了。
ooc有,私设有,逻辑死
求捉虫求指教QAQQ
日常慎入!
——————————————————————————————
【小刘麻子/小唐铁嘴】好年月

“哎哟,他妈的是你呀!”①

小刘麻子想起第一次看见小唐铁嘴的时候,对方和现在一样,也穿了身湖蓝色的夹袍,倒有几分端庄儒雅的意思。

他可比他爸爸漂亮,小刘麻子想,也更有出息。

都在街面上混饭吃②,彼此间自然是熟悉。他知道老唐是又瘦又脏、见天在老裕泰出来进去得蹭茶喝的这么个老烟鬼,便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位体面的年轻人是他唐叔的儿子。

说来也奇怪,两家也算是老街坊了,少爷们却不知道为什么总凑不到一块去,竟然没见过几面。第一次面对面得打上招呼,还是在祁老太爷八十大寿的堂会上。那天小唐铁嘴给他算了一卦,说他情缘宫发亮、满面红光③,必要行一步桃花运。

对方说这话的时候,小刘麻子扫见他松松地捏个老玉烟嘴,装着根又长又松的哈德门的香烟,白细的腕子上有一块圆润可爱的凸起。

话是朝他说的,对方的眼睛却把在座的扫了个遍,最后目光流转,又落回到他身上,把手腕子一抬,奔着他点过去:“还是朵洋桃花儿——”

这绵绵长长的尾音就淹在了哄笑叫好声里。

小刘麻子也歪起嘴来跟着乐,但是说实话,他是压根儿不信的。可没成想,不日他当真搭上了位英国的密斯。

“嘿——真是邪了门儿了。他妈的这小子有点儿意思,啊?”骑在金黄色大波浪身上的时候他忍不住喃喃地问出了声,最后还撞了一下。好在人家也听不懂,翻了个白眼,只嗷嗷叫唤,没搭茬。

分了手之后小刘麻子咂摸着到底是要谢谢小唐,兴许这朵桃花还真是托了他那卦的福——他觉得这人干净文雅得像是个教国文的小学教员,却又偏生透出几分朦胧的邪气来。

机会很快就来了。

这天俩人终于在裕泰茶馆里碰上了,尽管小唐铁嘴本不需要付茶钱,但小刘麻子还是替他会了茶资——这举动把老王掌柜给吓着了。

他也不管老人家好奇地扫了他俩一眼,没等坐稳了就问:“哎你说你那卦怎么能这么灵?难道真是有什么魔法不成?”

小唐铁嘴看起来有些骄傲地抬了抬嘴角,又很谦虚地笑道:“哪有那么玄?说穿了不值一提,不过就是观察得仔细罢啦。”

小刘麻子挺感兴趣,皱着眉头笑问:“怎么个观察法?”

小唐铁嘴抽了一口,把烟气吐出来:“这不简单?你看,我知道你比你爸爸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又是在沈处长署下做事,这身边的姑娘密斯还能少得了?想走桃花运还不容易。”

小刘麻子恍然大悟,隐隐又觉得这番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是形容不上来得舒服受用,禁不住连连点头。可惜他爱琢磨,想了想又好奇上了:“那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得遇着个洋人娘们儿?”

“这个——想知道啊?”小唐铁嘴笑了笑,看见对方真诚地点头,便四下里望了望,而后凑过他耳边去,轻声道,“不告诉你。”

“嗐!”

小刘麻子半是好笑半是嗔怪地看着小唐铁嘴笑嘻嘻地退回去,随后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他是顶聪明的,自然明白人家吃饭的家伙,讲到这儿已经是看着交情了,再好奇也不便多问,忙换了个话题,又聊了半晌才分的手。

只是他回住处的时候,突然后知后觉地记起对方吹在他耳边的那一口气——含着烟雾的,粗糙而又温软。小刘麻子心中一荡,直觉得似月色笼了后海一汪寒水,似春风吹艳了他耳边一朵山桃花。


后来各自都忙着讨生活,看见了也就是擦肩而过,再加上有了小丁宝那么个可人的,小刘麻子可把谁都扔到脑子后头去了。直到又凑在茶馆里,他才把那点好奇重新捡起来。

咖啡总算约成功了,小丁宝作陪,由头是庆祝沈处长得到了茶馆同时缅怀王利发掌柜的的死。

小刘麻子发现,女人——尤其是足够漂亮而又足够聪明的女人——像润滑剂一样,当真很能够协调关系。简单地说,喝过几次咖啡之后,他们三个便成为了顶要好的朋友。

不过,小刘麻子很快就会发现,润滑剂用过了也并不是很好,比如说会出现一些,让他不太希望听见的传言。

他忍不住找小唐铁嘴去证实:“听说你和小丁宝睡觉啦?”

“啊,”对方应了一声,飞了他一眼,有那么种羞涩的意思,拖长声音道,“我们可就要结婚啦。”小刘麻子见他低下头,脸上白里透出些嫩嫩的粉红色来,心里怪不是滋味,试探着问:“娶个女招待?”

“女招待怎么啦?”接话的是小丁宝,很俏皮地站了一下,扬声笑道。随后走过来搭住了小唐铁嘴的肩。

小刘麻子勉强笑了笑:“不怎么。要是别人我就觉着配不上小唐这么一表人才的。要是丁宝么——”他斜斜得一站,歪着头打量他俩,而后用一只手搓搓下巴,流气又潇洒的样子,“我们的唐天师是白送了人家多少卦才积的福气,嗯?”

这个笑话讲得他三个一齐笑起来,各怀心思的。

再约会就让小刘麻子给推了,给他俩创造机会。

从此几周没见,直到一天夜里小唐铁嘴突然来拍他的门,扑进一身酒气,满袍寒风。

“小刘!丁宝——丁宝叫人家给玩儿死啦——”

“啊?!”小刘麻子心里一跳,慌忙地握住了对方扑过来的双手,感觉像是握住了冰凉凉的一对儿玉石,“哎哟……”

那天晚上星子挺亮,可见第二天该当是个晴天。小刘麻子陪着小唐铁嘴又喝了一轮,对方垂着眼睛,絮絮叨叨地说沈处长是如何的把小丁宝要了过去,如何一晚上都没放她回来,又如何教他在城外发现了破竹席卷着的他的未婚妻。可怜这姑娘漂亮的小旗袍给扯成一条一条的,满身的伤疤都烂了,连手指头也被野狗咬下来一个,临了了都没落下个整尸.首④。

小刘麻子心里头也不好受,可他没办法发泄,刚闷了口酒,就得忙着拦住要死要活的天师。

小唐铁嘴白净的面皮上又泛起一些淡淡的粉红色,他拍桌子砸酒瓶地骂:“我就是想过得好一点怎么啦?!我能过好日子为什么要去吃糠咽菜?你们高兴受你们的苦,就自个儿去受!别拉着我不行吗?”

小刘麻子一边把他顶贵的酒杯从对方手里抢回来一边安慰:“行行行,都依你,都依你。”

小唐铁嘴坐了一下,又“蹭”得跳起来往院子里跑,要指着星星骂:“谁他妈的不想站着就把钱给挣了⑤!但你问问老天爷,怹老人家给过我机会吗?他他妈的让吗?!”

小刘麻子身上一颤,这句话问到他心里去了,让他想起他那活该死了的爸爸⑥。但是和老天爷叫板总是不好的,他忙揽住小唐铁嘴把对方拖回去,感觉到掌下纤细温润、微微颤抖的一把软腰。

后来俩人毫无意外的喝大了,喝多了便醉,醉着醉着就醉到床上去了,光着膀子又搂又抱。小唐铁嘴的小肉紧紧地咬着小刘麻子的东西;小刘麻子的胳膊恨恨地箍住小唐铁嘴的肩膀。他俩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成了在忽明忽暗的星光下独自航行的一艘小船,颠簸在无边无际的深色的大海上,风雨同舟地去赴一场残酷而又罗曼蒂克的风流。



沈处长和三皇道精诚合作,小刘麻子和小唐铁嘴的关系也急剧升温,愈发得亲热厚密起来。

小唐铁嘴说,他俩可算是过上了好日子。

过上好日子了自然要更享受。

喝咖啡看电影是少不了的了,偶尔也要去捧捧戏子,小刘麻子便请他去听戏。

台上纺棉花的刚唱到第一句,他俩就在满戏园子的烟雾里,拿报纸挡着脸偷偷啃上了。头里还不熟悉,总是碰着牙齿,后来也就舌头挨着舌头了,发出一些啧啧的水声。因为是坐在最后,所以倒没叫人发现,前头的还道是后面这位呷茶的声音太大了呢。

可惜这好日子没过上几年,北平投降了,西山的进了城,连海顺和他的西太后都教逮起来了,可惜只跑了个沈处长。

小刘麻子和小唐铁嘴惨白着脸被押起来等着枪.毙,知道他们管这叫“杀鸡儆猴”,心里都是惶惑而苍凉的。

正准备死,小唐铁嘴突然道:“那件事情,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小刘麻子心里一跳,扭过头去看他:“知道什么了你?”

小唐铁嘴却冲他笑起来,又谦虚又骄傲的:“不告诉你。”

“嘁——”没来由的,小刘麻子也笑了,还是那么的洋气而潇洒,“随你。”

反正都走到这儿了,知道不知道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叭”、“叭”两声枪响,这俩骗子可算是完了。

围观的人高兴了,鼓掌声叫好声震天价响。

除了不太好做馒头是个遗憾外,这个好年月还是很值得感谢的。

Fin.
——————————————————————————————
①《茶馆》第三幕
②《茶馆》第一幕
③假的别信(/ω\)
④《茶馆》第三幕   小丁宝:死了落个整尸.首,干这一行,活着身上就烂了!
⑤梗自电影《让子弹飞》
⑥《茶馆》第二幕   刘麻子:到什么时候,我也得干我这一行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