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赵俊以/陆鸣】白鹿

对的结尾就是那种交易的假车
强迫x行为预警
好、好像整篇都没有写出我想要的感觉啊哭哭了
但是我们以鸣以屹还是很有性张力的真的你们品品赵经理看小陆的眼神儿啊✪ω✪
ooc、私设
没有逻辑实在没有
真的慎入了这回!!
————————————————————————————
【赵俊以/陆鸣】白鹿

公司新来了个小孩儿姓陆,这个消息赵俊以是最后才知道的。

那天他带着王工去找老总签字,看见这个年轻人正给谷琪祥讲解他的设计。

刚开始小孩儿有些拘谨,腼腆地低头笑着,放在膝盖上的手时不时地就微微捏起了自己的裤子。赵俊以有些好笑地发现这孩子坐着的时候是内八,显出些文静与青涩。然而他也没想到,大概是因为对自己的设计很自信,讲到后来,这年轻人眉眼飞扬,意气风发,偶尔说得激动了,还要有几句家乡话溜出来。

这男孩儿仿佛在房间里又开启了一个温暖的光源,连带着他甚至身旁的王工都微微地笑起来。那个时候赵俊以还不会想到,后来他将像飞蛾一样不断地扑向这个光源。

此刻他才从王工嘴里知道这人就是新招进来的刚毕业大学生,“哟”了一声,他继续低声问对方,“姓是哪个字——梅花鹿的鹿?”

这个问题被争执声淹没了答案,赵俊以有点儿惊讶这孩子为了坚持自己的设计,竟然敢顶撞老板,忍不住乐了:“行啊这小子,有点儿我当年的意思,啊?”王工连忙接茬儿捧他:“喔哟,他不好比您当年风华正茂的呀。他怎么能跟您一样呢,他……他比您白一点……小白脸哦。”


小白脸最后被他要来带了,因为他发现对方确实有些才华。赵俊以得承认,自己想不出对方给的设计,但他看得出来这些设计是超前的,谁投资谁走运。

以后他就能时时见到这孩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了。少年人眼角下垂,看起来乖顺温良的样子,混熟了却又灵动又俏皮,当真是活泼泼的一头小鹿,以至于赵俊以对他的姓氏误会了挺久。

赵经理是真的欣赏他这个下属兼半个学生,可是隐约间总有点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终于在他的密谋被对方发现之后突然变得清晰,他几乎是有些兴奋地诱惑对方接受自己的投资。

——陆鸣太白了。

他想起有一回陆鸣终于拉到了投资商,来找他签字批项目,腕子一弯,轻轻点着合同纸,笑着说您给签这儿。赵俊以的目光顺着笔尖向上,就看见对方手指圆润的骨节在皮肤下透出一层淡粉。

他揶揄陆鸣说两个月了第一个项目,你至于那么高兴吗。不出所料,抬头就看见了小陆儿纯粹的笑,让他想到自己爱给儿子买的那种牛奶糖。


陆鸣纯粹得好像一张白纸,这个发现让他简直有些嫉妒。于是当对方终于颤抖着按下那个红色手印的时候,赵俊以忍不住笑了,带着种势在必得的意味。他知道雏鸟最终会被网在竹筛之下,白鹿最终还是得被捕猎夹夹住一条腿。



等到目标当真实现,说不后怕是假的,开出一段距离之后,赵俊以一个急刹停了下来。他和陆鸣并排坐着,只能听到车窗外的雨声和彼此急促的呼吸。

陆鸣仿佛吓得呆了,手握成拳放在腿上,于是手腕上那一小块凸起的骨头就愈发地彰显了自己的地位。

他下意识地拉起陆鸣的手腕,按到头顶,然后凑过去试图叼起对方有些发白的嘴唇。掌下的手腕在发抖,陆鸣狠命地用膝盖顶他想要挣开,含糊颤抖地骂赵俊以你疯了,然而车内空间太小,他实在无路可逃。

赵俊以早就想揉皱这张白纸了,二十五岁了,这个人凭什么还是白纸一张?他想揉皱了看他委屈又倔强的泛红的眼角——这浅红有一种奇怪的吸引力,赵俊以想让它出现,又害怕它出现。

他猜测陆鸣肯定也在害怕,于是腾出一只手,一边亲昵地捏他的脸一边有些神经质地、絮絮叨叨地安抚,也不知劝的是对方还是自己:“小陆,小陆儿!你别怕我就抱抱你!我就抱抱你……”

男人们总在说着这样的话,却永远都不会信守诺言。最后该做的事儿还是做了,在还未停歇的夜雨声里,带着点儿粘稠如墨的绝望和疯狂。

在这个晚上,赵俊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陆鸣和他再也撇不清了,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这么多共同的秘密,他们必须一起分担——他需要陆鸣和他一起分担。

白狼咬断了那白鹿的脖子,就将一点一点地把它吞噬,最终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①

清早把卡交到陆鸣手上,赵俊以才终于平静下来,得以应对第二天对方的指责——陆鸣取钱的时候才发现他给的钱比约定的投资多了一部分。

小孩儿的眼睛还是又红又润,那浅红仿佛一直没有褪下去过。他的嘴唇抖了半天,好险才抖出一句整话来,夹带着哭腔,支离破碎:“你拿我当什么?”

“你不是需要钱吗?”赵俊以扬起眉毛,很疑惑很无辜地摊开手,“拿着钱,换个好名字,改改你的运气,这才能重新开始。等咱们以后出息了,开个分公司,我还要放你去管呢。”

陆鸣点点头,咬着嘴唇说好,然后转身就走。

于是赵俊以就突然发现,怎么重新开始呢?白纸揉皱了,就算展得再平都会被留下些乱七八糟的折痕。

他只好在他身后喊:“别跟钱过不去啊陆鸣。你需要钱——”




——也许……也需要我?

Fin.
————————————————————————————
①梗自陈忠实《白鹿原》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