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陆鸣/陆石屹】必答(片段式灭文[大概])

cp大概是无差偏年下叭我猜
互撩无脑小甜饼
不甜我就
就…就……就不甜叭…(⁄ ⁄•⁄ㅂ⁄•⁄ ⁄)(???
强拆官配假装他们只是好哥们儿预警
ooc、bug、全篇私设
没有科学性和逻辑性非常玄幻预警
————————————————————————————
【陆鸣/陆石屹】必答

00.

知名哲学家雷●音先生曾经说过,我觉得人生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一道必答题。



01.

陆鸣觉得——不,陆鸣确信,十九年后的自己对自己有敌意,有很大的敌意。

少年人站在窗口,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连对方的脸都看不清楚,却从心底感受到了陆石屹出鞘霜刃般的寒厉之气。他咽了口唾沫,在那股剑气砸到自己脸上之前“咻”地退回室内,闪到门边缩了起来,一边咬手指一边沉思。

不至于不至于不至于,陆鸣心想,就算他……不对,就算我,也喜欢谷小焦,但是我也喜欢谷小焦啊,而且我喜欢谷小焦难道不是更有利于我喜欢谷小焦吗……那眼神怎么就至于跟要吃了我似的呢?

02.

“陆石屹让你去见他。”谷小焦把玫瑰红色的礼物盒子往桌上一扔,来不及关门,甚至来不及坐下,就夹起一片鱼肉,一边吃着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饿死了,每次吃西餐我都吃不饱。”这件事情显而易见,毕竟女孩儿连平舌音都跟着一起吃下去了。

现在陆鸣可没心思笑她,他回想一下刚才,突然就记起小时候看的一本动物小说,里面有个情节是一条毒蛇吐着信子,在高崖下盯了崖顶洞穴里的一窝雏鹰一宿,不由得遍体生寒,忙不迭地摇头:“我不去!谁爱去谁去。”谷小焦使出杀手锏,停下筷子转过头,轻咬嘴唇看他。

陆鸣别开视线,不为所动地和刘海儿一起没精打采:“就不去。谁去谁傻。”

03.

四十分钟之后,陆鸣出现在了陆石屹的办公室门口。助理塞给他一个魔方,说是博士的新发明,可以防止两个时空的同一个人见面时带来的问题和不适。

“陆总没把它放在身上,所以得麻烦您亲自来一趟了。”对方一边讨好地笑着解释一边帮他拉开办公室的门。陆鸣丧丧地道了句谢,心想让我来办公室绝对是因为在自己的地盘比较好动手吧??

他只好又过了一遍四十分钟前谷小焦的谆谆教导,平复呼吸坚定信念走了进去。

当时,被陆鸣“他盯我那眼神儿你没看到啊我要是去了肯定得给他吃了”的张牙舞爪的哀嚎吵得烦了,谷小焦一拍桌子,成功把对方震地卡了带,垂着嘴角欲言又止。然后小姑娘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陆鸣的脑袋:“蠢货,你不会先把他吃掉呀?”

“啊?”

“嗯……这样,你到了就和他喝酒。你年轻啊,肯定有优势。”陆鸣赞同地高频点头,于是这话连谷小焦自己都信了,丝毫没有想到陆石屹比陆鸣多了十九年应酬的经验,“把他喝倒了你就干!”

“就干?”

谷小焦脸上一红,指着对方鼻子:“想什么呢!”

陆鸣是真的很无辜:“没……没想什么啊?不是……那怎么干呢?”

谷小焦反思了一下自己,就告诉他陆石屹约他约在办公室,他就可以趁机翻查对方的相关文件,或者套助理的话,找到保全自己使对方消失的方法。

陆鸣突然抓住了一个重点:“还好在办公室。”

谷小焦也抓住了:“竟然在办公室?”

于是这回换成陆鸣指着她的鼻子:“想什么呀!”

谷小焦羞愧地低下了头。

陆鸣说:“你就那么希望我去他家里然后消失得更加不留痕迹吗老斑鸠?!生气了,走了。”

谷小焦抬起头,觉得哪儿不对,但是只来得及看到对方离开的背影。

穿堂的夜风萧萧,陆鸣像一个一去兮不复返的壮士。

04.

陆少侠现在正有些局促地坐在总裁对面,纯良好欺负地笑着,把手里藏着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推到对方面前:“大……大白兔奶糖。比现在的好吃。”

小孩儿皮肤白皙,苹果肌饱满圆润,酒窝和笑纹透出几分暖阳一样的朝气,又显得有点儿单纯。陆鸣团在椅子上揉衣角,而陆石屹坐着的时候背也挺拔,就多少有点儿俯视,看见少年人的刘海儿软软地趴在脑袋上,像个一揉就乱一推就倒的样子。

他自己倒是个大白兔奶糖。

这个一闪而过的想法让陆石屹突然记起了从前一些不太妙的经历,脸上便寒了几分,陆鸣不明所以,只好跟着他笑容逐渐消失。

许是自己都意识到刚才太严肃,陆石屹突然又舒展了嘴角,这让少年人不由得腹诽果然有钱人都喜怒无常。



05.

“陆鸣,你喜欢我吗?”



06.

落地窗关着,却仿佛有风落在陆鸣耳畔。

陆石屹把双手搭在膝盖上,蓝绿表盘的腕表掩饰什么似的遮住了左手手腕,手指是青白寒凉的玉石。

问这话的时候他微微笑着,很不屑的样子,可是在这不屑里,陆鸣偏生就看出了几分孤独。这个人独自坐在那里,仿佛一生都要坐在冷色调的吸顶灯投射的阴影里,身后的落地窗外是月白风清,是万家灯火。

陆鸣相信,陆石屹是不会在意是否被人喜欢的,可他莫名就觉得这个句子问得毫不在乎却又小心翼翼。

今晚月色很美,在不存在的夜风里,陆鸣当机了。



07.
“——你喜欢我现在的生活吗?”

…………

妈的,吓死我了。话就不能一次性说全喽啊?!

这是陆鸣长那么大第一次骂人——虽然是在心里——感觉还挺爽,就是莫名其妙地有些失落和苦涩。

他怔怔地望着对方,没防备突然“喀”得一声,手里的魔方自己旋转起来。陆鸣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把人家东西给弄坏了,下意识地道了歉,连忙试图手忙脚乱地收拾好。

这个动作却在看到陆石屹嘴角边掩藏在阴影里的笑意时停了下来,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赵俊以叫他开车的画面,于是很快,他身临其境般经历了那个雨夜。

震惊、恐惧、以及一点点微弱却无法隐藏的兴奋与疯狂被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当看到谷琪祥的钥匙扣时陆鸣终于醒过神来,试图冲过去阻止赵俊以,可是却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把他束缚在原地,他眼睁睁地看见那辆车坠下了断桥,灰飞烟灭。

随后就是工程、支票、颁奖典礼、酒会、应酬……各色男女走马灯一般在他眼前晃过去,陆石屹的喜怒哀乐潮水一般涌向他,又逐渐消散,最后露出了对方那张冷峻阴郁的脸,凉玉一样。

“看到了吗?我他妈付出了这么多,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他妈的凭什么说没就没?!”陆石屹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绝望不甘又冷寂不服输地看着他,仿佛在越过他,挑衅某种神秘的不可抗力。

陆鸣却感到那条毒蛇已经爬上了崖顶,而自己就是被它盯上的一只雏鹰。悲喜交加的感觉仍在,这让他忍不住怔怔地落下泪来。少年人红着眼眶咬着嘴唇,自己相信自己很有气势地质问回去:“你害死了老板……你害死了小焦的爸爸!”

陆石屹倒没想到他会给出这样的反应,想了一想他说的人是谁,才笑了:“我不在乎。”看到小孩儿气鼓鼓地想要反驳,陆石屹收敛了笑容,冷着脸问,“如果谷琪祥不是谷小焦的父亲,你还会救他吗?”

尽管有博士的发明,他俩的相遇到底是造成了时空的不稳定,此时一个雷砸了下来,是撕裂天际的一声巨响。

08.

平静下来的陆石屹又是一副淡然如水的样子:“博士的魔方你看到了?只要我们俩一起拧动它,重叠时空的开口就会被关闭,在你的时空,你可以做出你的选择,而我也将保留我自己的选择。”

陆鸣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不该问出口。

但心有灵犀一般,陆石屹简单地给他讲了赵俊以如何背叛了自己,自己又如何背叛了他——这是在刚才的回忆中模糊的部分——并在看到对方疑惑的眼神时浅笑说:“陆鸣,咱们俩可是一个人呐。”

这时候小孩儿才终于又抓住了重点:“他旧技重施你还能摔了跟头,那你——那那那他还怪狡猾的……”

在陆石屹的眼刀下他识相地改了口。求生欲是天性,不分面对的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

09.

将要下雨,室内还是热,陆石屹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椅背上。这是陆鸣第一次看见对方只穿一件白衬衫。

陆石屹的领带有些松了,他朝他走过来,侧身坐在他旁边露出的桌子边缘时,这条领带就轻巧而优雅的垂在他面前。陆石屹低下头看他,陆鸣却软软地耷下目光,扫到对方一把年纪了还保持得很细的腰线,再向下是西装裤角里若隐若现的脚踝。

“就当是为了我。”陆石屹自嘲地低头笑笑,点了点自己的胸口。他的白衬衫一直扣到最上面的一粒纽扣,却仿佛完全不知道这件衣服又薄又透。陆鸣的视线触在对方手指与衣襟粘连的地方,脸都红了,好在陆石屹很快站起来走开了,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释说,“当然了——也为了你自己。”




00.

关于“人生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一道必答题”这句充满了智慧和哲理的话,有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不要对人生进行选择,选完了再觉得后悔;而要对人生做出答案——至于答案的正误、得到的分数高低,就与你无关了。



10.

“给个答案吧。”

Fin.
————————————————————————————
非常ooc彩蛋

陆鸣: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以后的我那么诱啊!
陆石屹: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以前的我那么软啊!
陆鸣:他应酬的时候不会被人家潜吧?!
陆石屹:我艹!我记得他好像马上就要被人家潜了??
双陆:不行!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给我!!

评论(1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