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郭雷丨王继伟/陆石屹】山后别相逢

非常ooc
私设预警
请下拉需谨慎!!!
————————————————————————————
【郭雷丨王继伟/陆石屹】山后别相逢

“吃吃吃过了吗?”

王继伟在烹一条鱼,听见门响了,头也不回地问。

陆石屹“嗯”了一声,随口问他:“煎过吗?”

王继伟把生姜和料酒倒进锅里,呲呲作响:“你一大大老板,还会做饭啊。”

陆石屹把眼镜取下来,揉了揉太阳穴,哼笑一声没有回答。

王继伟只好继续盯着他的鱼,在这段富余时间里突然发现自己跟陆石屹挂上关系总和吃有关。

他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对方,是被辆豪车堵在剧院门口。陆石屹叫住他,直截了当地就说要和他吃饭。后来对方给他解释过,确实是因为特别喜欢他的戏——陆石屹说他坐在观众席,总觉得偏台,好像王继伟站在哪里,哪里就是舞台中央。似乎这个人为舞台而生,而舞台又由他而生。

说实话王继伟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的,直笑出了颗小虎牙。可当时,他只希望能亮出这颗牙齿把对方一口咬死,因为陆石屹的行为实在不像是单纯欣赏他的专业,倒像极了古代玩儿戏子的王公贵族。

于是王继伟很坚决地给他拒了:“不不不可能。”

陆石屹不动声色:“一万。”

——好,这回更像要潜规则了。王继伟冷声说:“我自己能省出来。”

“嗯……六年省出了三十万……”陆石屹转过头去没看他,像是自言自语了这么一句,说完之后才讥诮地笑笑,又回过头来直视着王继伟的眼睛:“多少年才能省出个二十一克拉的钻戒?”

王继伟一滞,他分明在对方眼里看见了冰冷的利益权衡和显而易见势在必得的威胁。

“你你你调查我?!”

陆石屹又笑了,抬抬手示意司机开车,像和情人定好了约会似的柔声说:“明天晚上见。”


第二天晚上王继伟就把陆石屹带回自己租的房子里了。

一路无话,陆石屹看着车窗外呼啸而过的点点灯火不搭理他,王继伟也只好假装自己不存在。等快要到了,陆石屹才突然对他说:“你没必要给我省钱。”王继伟给吓了一跳,越过耳朵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才很真诚地笑了:“我没没有啊。你看,如果我自——己在家做饭,就比在餐厅吃便宜,还——还吃不完,多添一双筷子也成。那陆、陆先生你呢,除了定好的一万块钱,只要承担我的原材料费水电气费油盐酱醋费柴米费佐料费人工费,是不是也也很省节省。既——能省钱,又能赚钱,这这不挺好。”

陆石屹沉默了,在他的一生当中,从来没有一次像那天一样服气到无言以对。

但是不得不说,王继伟做饭是好吃的。年轻人在乖巧温软的蒸腾水汽中把满满一碗不软不硬的米饭塞到陆石屹手上。他圆润的眼睛里透出纯粹的欢乐和温暖的烟火气,笑着的时候毫不顾忌地展示出那颗小巧的猫科动物的牙齿。

陆石屹埋头扒了会儿饭,突然说:“我也养过一只猫。”

“啊?哦,哦。”王继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也”,心想反正顺着搭茬儿就得了,漫不经心地接道:“然后?”

“摔死了。”陆石屹也说得轻描淡写,隐隐记起那天夜里映亮了大半个天空的火光。车灯在他身后亮着,描在背上的颜色是昏黄的,却一定很刺目。

王继伟怔了怔,连忙道歉,对方却不屑地笑笑,是无所谓的样子。这反应让王继伟觉得不对了:“哎陆陆先生我发现你有点儿冷漠了吧,你猫死时候儿你就不不心疼吗?”

陆石屹“啪”得撂下筷子,在看到年轻人给他吓得抖了一下之后努力平复心情,重新礼貌又优雅地笑着说:“谢谢你今天给我做饭。”然后站起来去给他开支票,“还有,我不叫陆陆。”

王继伟也跟着站起来,下意识说:“你你吃这么少能吃饱吗?”顿了顿又解释,“我这人不想占人便宜。”他见陆石屹皱着眉头向他伸手,连忙把笔递上去:“陆先生,看着咱俩还挺投缘的,我得劝劝你。人生呢,你得要学——会享受,这i是一门儿科学。不要总、总是想着利益,对不对,那你一天天的累不累呢?而且我发现你们这些有有有有有钱人吧,都挺挺变……唔挺无情的你知道吗,哎你说你们懂感情吗……”

陆石屹烦了,把支票本子往他脸上一砸:“闭嘴,滚蛋!”

“走、走就走。”王继伟也有点儿气,上一刻他猝不及防地想起了那个让他一记起就觉得难过的女孩儿。他揣好支票簿,小声嘀咕:“看着文文质彬彬的,那么暴力。”走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终于想起了什么似的,“哎不不不——不对吧?!这i这i这i好像是我家嘿??”

那天之后,陆石屹还是场场不落地看他的演出,有一天甚至找何导说要给他们团投资。

甩掉跟在后面揶揄他“大伟你行啊”的同事,王继伟跟上去叫住了陆石屹。

这天对方没有坐车,王继伟在背后喊他:“陆先生是想泡我吗?”

他把这话说得带了几分话剧腔,在舞台上那样骄傲而明亮,倒不像陆石屹要泡他而是他要泡对方一样。

陆石屹停在那儿,侧过身子,颇有几分兴致似的微微笑起来,瞟了他一眼。

有那么一瞬间,王继伟确信自己看到他轻轻阖上了眼睛,逆着阳光和清风,安静又脆弱。他想向对方走过去,可陆石屹很快继续向前了,又是那种不屑而防备的意思。

王继伟连忙追了上去,絮絮叨叨地要和对方交代:“陆陆先生,那咱们得得说——清楚。你要泡泡我,住哪儿再说,首先得说每天得送什么玫瑰巧克力什么的吧,这咱们就不要了,折成现金,你也方便,省省钱又——又省力。一天就算六十块钱,一个月是一千八,那么一年就是两万一千六百块钱,考虑到我还真有点儿喜欢你,可以给你打一八折……”

这回陆石屹没让他滚,他就专心致志地跟在对方背后一边默默计算一边马不停蹄地说话,自然没有看到陆石屹逐渐放松下来的嘴角。



“我要是没了,你会难过吗?”

冷不丁这么一句打断了王继伟的回忆,他心说这人今儿怎么这么矫情,到了嘴边儿却是问他:“什么叫‘没’?突然消消失?”然后开玩笑说那你把钱给我留下来。

“不要害怕什么预兆,一只雀子的死生,都是命运预先注定的。”王继伟把那条鱼端上桌子,这句台词说得沉稳豁达,静水流深。

陆石屹正低着头擦眼镜,听到他念起《哈姆雷特》,理所应当地就想到那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他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突然很难得地笑了一下,眉目悒郁,孤独而温柔。

“我有个朋友叫史非,你要把他熬死了,说不定能继承他的遗产。”②

“那——他有多多多——”

“多大?反正比我年轻。”

陆石屹戴回了眼镜,起身要走。拉开房门的那一刻他手上一顿,听见王继伟小声说:“……得,那我还是熬你吧。”

Fin.
——————————————————————————
彩蛋

有一天王继伟在后台没看见陆石屹,以后他也再没见到过这个人。

他原以为这只是因为对方终于对自己失去了兴趣,垂着眼睛在窗前吹了一整晚的夜风。后来王继伟却偶然发现,他周围竟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位地产大亨哪怕是听说过他的名字,他甚至百度不到陆石屹的任何资料——这个人在他的生活里,仿佛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一样,只有户头上曾平白多出来的几个零昭示着这并非一场荒诞无稽的梦境。

再后来王继伟和佳音结婚了。
——————————————————————————
①题目自宋冬野《郭源潮》
②梗自电视剧《老男孩》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