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白鹿原》第二十六章

那孝义你身体力行地教他呗【划掉】

就是……可能会觉得…在世界名著or男作家的作品里寻找xx比直接嗑原耽好嗑??////

(可能是因为他们写的男人比耽美女作家写的男人更男人…叭?)

不说官配(?哪儿就官配了),就贴出来的这一段就真的…我脚着又甜又虐////

另外原著里郑芒的故事也特别有feel而且芒儿真的贼拉拉帅

还有一段是仙草去世之后,孝武他们去山里避瘟疫,嘉轩和鹿三一起守在家里,然后有一天三哥被小娥附身了就各种撩各种俏

我内心(以下附身车预警辣求求大噶不要挂我嘤嘤嘤QAQQ如果真的被挂了我就
…删掉……):
——————————————————————————————

夜里,白嘉轩回到西屋歇下。刚迷糊了没
多久,就觉得有人在扯他的裤带。起先他不甚在意,只是“哼”了一声,扭过身子睡了。

然而那双手停了半晌,又窸窸窣窣地活动起来。白嘉轩不得不睁开眼睛,却看见了照进里屋的月光下鹿三的脸,并感到他抵住了一个神秘的所在,顿时一动也不敢动。

在这一刻,白嘉轩体会到的是无论在交nong起shi还在闹白狼还是在闹农xie的时候都从未经历过的恐惧。他不由得喊起来:“三哥你!”

“还想着你的三哥呀?”鹿三发话了,从他粗大的喉咙里传出白嘉轩惩治过的小娥的尖俏声音。他把身子往下一蹾,“咯咯”地笑起来:“族长老先生,是我jia得你爽,是你三哥jia得你爽咧?”

“你——”白嘉轩感到又羞愧又气恼,他说不出话来。一滴汗水顺着他的额头脸颊滚落,热辣辣又冰冷冷地反着光。

鹿三仍然轻佻而忸怩地望向他,活泛的眼睛里溜着一缕水汽,一边摇着腰身一边用那个biao子的声音催他:“你说嘛,你说呀!”
—————————————————————————————
溜了溜了我有罪我有罪////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