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入风

“我想敬敬”

冷逆cp爱好者,默默等粮一百年;
懒癌有风险,关注需谨慎

【萧规/张小敬】青梅

第三章:“这个人话很少,从不透露自己的身份,行房时候都不怎么出声。”
本文将对这句话进行讨论与研究(。
短小预警
原创角色,私设,bug,ooc
————————————————————————————
【萧规/张小敬】青梅

开元二十五年,八月初三。

青梅睁开眼睛时正看见几串雨水从檐上滚落。昨夜长安城下了一场大雨,她就和自己身上的恩.客一起在这急促的雨声中沉浮。

此刻那高瘦汉子尚未醒来,青梅偏过头去瞧他,发现对方即便是在睡梦中也眉头紧皱。

在平康坊的六年中,青梅见识过各样男子,懦弱的,狡诈的,沉默的,暴戾的,起先她还为他们的性格脾气感到惊骇,逐渐也就习惯而泰然了。然而这个人又使她记起了当年的惊异感——她从未见过这样懒散却又满腹心事的人。

另青梅更意外的是,他连续几天都选择了她。这似乎给了她一种自己在每晚等他回家的错觉。


青梅发现自己的发髻散了,她的长发竟和对方的纠缠在一起。一缕细微的阳光照在上面,在昨夜的狂风骤雨后颇有几分温存意味。

可惜他猛然警觉地睁开了双眼,怔了片刻后支起了身子。青梅看到她的头发与他的那些在一息之间便分离了,有几丝依依不舍地随着它们一起扬上去,但很快就轻飘而柔软地落回枕上。

这人拾起她的头发,放在鼻间嗅了嗅,随后歪歪斜斜地一笑。青梅心里一颤,坐起身来。

她回想起昨夜,便用手指柔柔地滑上他的肩头,装作吃味地笑着问道:“张小敬是哪家的姑娘?”

出乎意料的,对方并没有答话。青梅很快注意到,他脸上若有若无的轻佻笑意完全消失了,看向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十分古怪。


太过依赖习惯的人容易丧失警觉,见过太多喜怒无常之人的青梅很快忘记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插曲。直到日入时,看见不良人在曲巷中走动,她才忽地一惊。

青梅记起,前日妈妈与一位不良帅交涉,说是为了一个略卖良人的诱拐案子。

她瞧见过那个年轻人,对方站得挺拔,如同一张上紧了弦的弓,目光扫过来就是一支离弦箭。

而当他看向她的方向时,青梅才发现,对方缺了一只眼睛。他剩下的那只独眼里冷峻又赤诚,在这有些虚张声势的凶狠中青梅看出了仍属于年轻人的干净单纯,于是苦涩地抿起了嘴。被人从广武一路卖到长安,她太明白其中化解不开的浓稠黑暗,当然并未对这青年手上的案子抱有什么希望。

不过现在,这些想法都已不再重要,最重要的事情是,她记得当时站在旁边的姑娘同她讲过,这位上任没多久的年轻不良帅,岂不是就叫做张小敬?


一阵寒意突然爬上青梅的背脊。

“谁?”她轻轻地、颤抖着问,连自己都听出了声音中哀告的意思。但是几个弹指之后她便意识到,自己将再也没有办法得知这个问题的答案。

几日后有人在长安县发现了这位姑娘的尸首——葛老手上逃出一只死雀。

像是一滴露水般,青梅被随手抹去了。

Fin.

评论(3)

热度(18)